想喝抹茶奶盖

未来可期

你是我行得匆忙的人生中,短暂又闪耀得如同流星的梦。

他们说你眉眼含情,说你款款情深,说你看向他时,总有来不及藏进水晶盒子里的温柔笑意,说你同他是不一样的的偏旁部首。那时你还没想过分别二字,因为你知道你们的名字总是连在一起的。

你们总是要连在一起的。

但其实,你知道他眉眼弯弯时看谁都含情,而目光总要有地方放空,他给你的温柔只不过是全部的万分之一,他也只是刚刚好出现。

而你当真了。

一别经年,白驹过隙。那些不能发送的邮件和悸动一同石沉大海。而你不会再记得他的名字。

你只觉得,是梦醒了。

【巍澜】你的耳瓣是小蜜柑橘(上)


*想看你们青涩的样子,年少一瞬动心就永远动心。

*ooc预警

赵云澜第一次遇见沈巍,是暑假时,在一家水族馆里。

大概是缘分,他一眼就看到了他。

那个人站得笔直,戴着眼镜,穿着白衬衫,清清瘦瘦,一副少年身形。水族馆里的灯光太暗,赵云澜瞥见那人的侧脸,却看不仔细,只觉得白白净净,斯斯文文,倒是有几分好看。蓝莹莹的光斑化开在那人身上,像一片萤火。透明的水母闪动着粉紫色的光晕,像傍晚飘动的云翳。

他看景看得入迷,赵云澜看他看得入迷。待反应过来时,已是四目相对,他这才看清那人的正脸,十五六的样子,倒真是一副斯文相。

他冲那人一笑,那人微怔,又随即别过了头。

赵云澜后来想,这大抵便可是一眼万年。

而赵云澜再见到他,已是暑假结束,高一报名时。那天人潮翻涌,但他又一眼就看到了他。

他后来知道,这人叫沈巍,同他一班。赵云澜不由得欢喜,他们成了同学。

沈巍话少,含蓄,腼腆,但不孤僻,做事有自己温柔的一套规矩。

这种感觉挺奇妙的,在水族馆那天,赵云澜怎么看都不真切,好像沈巍下一秒就化蝶飞走一样,而现在沈巍就活生生的站在他面前。

赵云澜挺喜欢上课开小差看沈巍。

沈巍坐在靠窗的座位,赵云澜坐中间那排,只用余光瞄,就能将这人看的清楚。而沈巍是班长,上课向来认认真真,没发现赵云澜那点小心思。

沈巍是每天都缀满光的人,静谧的晨曦和金灿灿的夕阳都会尽数为他而落。

虽然偷看别人很奇怪,但赵云澜认为,这和那些思春期少年少女的偷偷看是不能相提并论的,他只是在观察,因为沈巍总能吸引他大半的注意力。

但观察了几个礼拜,除了觉得这人眼睛挺好看,倒是也没看出个玫瑰花来。

赵云澜是个自来熟,他和所有人都能打成一片。但沈巍对他而言不太一样,说得矫情些,大概就是一见如故,类似于归属感。

赵云澜不相信命中注定,但他觉得迟早是要遇见沈巍的,然后再走向他。

那天中午时,天便灰蒙蒙了下来,有人抱怨说一会儿怕是要下大雨,怕是回家要淋感冒。

这话不假,待自习课时,窗外便已一阵电闪雷鸣。赵云澜只听得一众的惊奇声,停下笔望去。

那长空裂帛,电闪雷鸣之景他并未觉得惊奇,震人心魄的雷鸣也好,被雨水拍打得啪啪作响的窗户也好,众人喧嚷的议论声也好,全都化作灰蒙蒙的水汽,他全未看进眼中。

只有沈巍。

那人始终低头写着字,一言不吭,被同桌叫了几声后,才抬起头来,他微张着嘴,看着窗外闪电的尾巴,说——

“下雨了。”

对啊,下雨了。

赵云澜想起了早上妈妈硬塞给他,现在被他放在桌兜里的伞。

“你今天怎么回家啊?”他对同桌兼邻居的祝红说。

“我四叔来接我。”小姑娘一脸骄傲。

“那好呗,我妈今天也接我。”

“你妈?”

“嗯,我妈会开车。”

放学时,所有人都走的匆匆忙忙,只有赵云澜不紧不慢收拾好东西,然后在过道旁站着,别人问他他只答等人。

几周过去,其实赵云澜有了不少发现,比如沈巍放学会和他一样先左拐直走,只不过等下个十字路口时,沈巍会继续直走,而他便西边去了。

大概过了一会儿,他的几个朋友被接的接,走的走。赵云澜心想人散得差不多了,便顶着书包奔入雨中。

狂风卷着豆大的雨铺天盖地砸在赵云澜身上,然后拼命的钻进他的衣缝里,他来不及看周围人同情的目光,因为他的眼睛只能半眯着,不然那些顺着刘海流下的水会全灌进他的眼睛里。

但他还是一眼看见了沈巍的背影,这个人太特别。

他想叫住沈巍,便只顾着看前面,一下没注意路,就脚滑绊倒在地。

赵云澜坐在地上吃痛,只看见那人闻声转身然后走向自己。

“你没事吧?”

“没事,就是脚好像崴了……诶,你是沈巍同学?”

“嗯。”

“你看我这是,出门忘带伞了,还被家里人忽悠,说好要来接我,放学又说有事不来了……唉!还滑倒了,这次真是多亏班长。”

“……哪里。”

“顺路啊班长,你家在哪儿啊,我看我们能不能搭个伴。”

“就在这附近。”

“那好嘛,真羡慕你,我家还有好一截儿远呢。”

赵云澜说着,突然脸色一变,眉头皱了起来:“诶等等……嘶……”他倒吸一口凉气。

“怎么了?”沈巍着急的探过头去。

“没没没……就是有点疼……”赵云澜一边弯腰扶着脚腕,一边抱怨:“你说这倒的什么霉,这大雨天连个车都没有,附近又没有医院……”

“如果你不介意……可以先来我家。”

“完全不介意!”赵云澜猛的抬起头。

“诶?”

他一瘸一拐的被沈巍扶着到了沈巍家,沈巍说的不假,他家确实很近。

赵云澜换了沈巍拿过来的新衣服和毛巾,那人还拿了吹风机让他吹头发。他吹好之后只看见沈巍盯着他笑,看了一眼镜子,发现自己忘梳头发,现在炸得像泰迪。

赵云澜跟到沈巍房间里,趁沈巍拿药的空打量着这儿,这人房间简洁的很,也不见贴什么海报,桌子上只摆了张相框,挂了几张画。

赵云澜百无聊赖,只瞧见桌子上一碟书里突出来了一块角,便索性翻起那叠书,只见一沓印着印着摇滚几个字的CD,没来得及看仔细便听见沈巍的脚步声。

他见沈巍拿了瓶跌打药过来,便坐在书桌旁对沈巍傻笑。赵云澜本是自己抹几下药就想着完事的,但因为他手法太暴力,沈巍看不下去,接着替他抹了。

“你会小提琴?”赵云澜指着放在书架旁的琴盒。

“略懂。”

“弹一个?”他笑眯眯的说。

“笑话了,好久不弹,手生。”

“班长喜欢古典乐?”

“嗯,一直学的古典。”

“没想到啊,沈巍同学真真是多才多艺。”赵云澜拍拍沈巍的肩膀,心想还真是没想到。

抹好药后沈巍瞥了眼窗户,说雨势还挺大,你要不再坐会儿。

赵云澜窝在沙发里,捧着一大杯姜汤笑嘻嘻的答应。

然后沈巍拿着电视遥控问他想看什么。

赵云澜说你平时都看什么。

沈巍说他平时这个点都看新闻。

赵云澜说我们看电影吧,然后按了一个电影栏的台。

映入眼帘的是一个蓬头丐面,皮肤黝黑的野人。他有着高挺的鼻梁,水灵灵的眼睛和裸粉色的嘴唇,但可惜是个野人。

“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这哪是个野人,这是个猴啊笑死我了!!”赵云澜真情实感的笑出声。

“不知道为什么,我觉得这个野人似曾相识。”沈巍皱着眉。

“可能你西游记看的多,看见毛猴比较熟悉。”

“但我妈和我寒暑假都看还珠格格。”

“可能你命里缺猴。”

“是嘛。”

“沈巍,我怎么现在觉得,你挺像这猴的。”

“……”

“你仔细看看,是不是挺像,你俩都唇红齿白的。”

“别说话,吃芒果。”沈巍直盯着赵云澜看了一会儿,然后指了指摆着芒果丁的水果盘。

“逗你的,你比他好看多了。”赵云澜盯着沈巍笑,他说:“沈巍,你的耳朵像瓣橘子。”

他见那人不说话,就继续自顾自的说。

“对了,我给我妈发过短信了,她说下班过来接我,可能八点多就来了。”

“哦,以后记得上药。”

客厅里的灯有些暗的刚刚好,赵云澜便别过头去瞥沈巍。他想起沈巍往常交谈时,都会盯着对方的眼睛,而这人这会说话时仍是不敢看他。

他觉得今天沈巍的眼睛比以往还要亮晶晶,这个人的睫毛很长,眼睛比许多女孩的都大,不说话的时候样子有些呆呆的,说话的时候会有很有小表情。

“你在看什么?”沈巍转过头问他。

“没什么。”

我在看你。

赵云澜坐在他母亲的车上时,他还在想沈巍书里夹着的那叠CD,想着想着又笑出了声。他看着车上的雨刮器一划一划,然后听见母亲又疑又恼的问他:

“傻了?把脚崴了还笑?”

“有吗?”

“你这是怎么一回事啊?我不是早上给你伞了吗?你自己翻翻。”

“诶,是吗?”

赵云澜打开抱着的书包,那里赫然正躺着一把蓝格子雨伞,赵云澜挠了挠脑袋,然后笑了。

“我给忘了。”他说。